• <noscript id="up22c"><code id="up22c"></code></noscript>
    <code id="up22c"></code><ins id="up22c"><video id="up22c"></video></ins>
    <tr id="up22c"><small id="up22c"><acronym id="up22c"></acronym></small></tr>

      <tr id="up22c"></tr>

      <ins id="up22c"></ins>
      <output id="up22c"></output>
      1. 首頁 > 創新人物 > 正文

        畢玉遂

        2017-04-18 11:02:27   作者:劉梅梅   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
        0

             十四年的酸甜苦辣
        ——山理工5億元“天價專利”背后的故事

                一項科研成果20年的許可使用權賣出5億的價格,山東理工大學化學院畢玉遂教授團隊研發的“聚氨酯新型化學發泡劑”創造了山東省科技成果轉化的新紀錄。
               寶劍鋒從磨礪出。畢玉遂團隊的這一“劍”磨了十四年。

        領域一片空白,該從何處著手?

               項目的研發始于2003年。
               “當時我們研發了一種含鹵素的新型聚醚,采用常規的物理發泡劑以及低沸點烴類或者脂類化合物進行發泡實驗,結果發現沒有任何一種物理發泡劑能夠獲得理想的數據,我們斷定物理發泡劑解決不了問題。”畢玉遂說,從此開始思考新的技術方案,開啟了化學發泡劑的研究。
               然而,開拓一個新的領域不是易事。
               畢玉遂查資料的時候發現,在能夠查到的數據庫中,關于化學發泡劑的資料,一片空白。隨后,又專程到維也納大學的圖書館尋找相關資料,結果也是一片空白。
               怎么會一點數據都沒有?經過反復分析,畢玉遂團隊確認,世界上之所以沒有化學合成的聚氨酯化學發泡劑,是因為沒有理論支持,缺乏理論依據,根本就沒有除了水以外能夠和異氰酸酯發生反應產生二氧化碳氣體的有機化合物!因此,有機合成化學的科學家們根本不可能去想這個問題,因為大家更多關注的是分子合成技術,而解決化學泡劑的問題,需要的是有機化學新反應理論的發現,然后才是在分子水平上的設計以及合成技術的運用。
               “也就是說,突破這一技術的關鍵,就是找到新的化學反應,然后設計和合成新物質,合成的新物質能夠和異氰酸酯反應產生二氧化碳氣體,而且必須是二氧化碳氣體。因為二氧化碳是人類和其他動物正常代謝的產物,沒有毒,它的導熱系數在所有無毒氣體中也是最低的。”這一研究思想的確立,為畢玉遂團隊化學發泡劑的研發指明了方向。

        六年十幾萬次實驗,化學發泡劑誕生

               最初幾年,畢玉遂團隊做了大量探索性研究,在確定根本不存在經過能和異氰酸酯發生反應產生二氧化碳氣體的有機化合物以后,又開始了新物質分子的設計。
               分子設計,合成工藝調整,優化,再調整……就這樣,反反復復。
               “他幾乎是天天泡在實驗室,也沒有什么別的愛好,除了吃完晚飯散會兒步,就是待在實驗室,一遍一遍做他的實驗,做科研簡直就是他的全部。”說起畢玉遂,山東理工大學黨委書記呂傳毅感慨地說,這么多年來,這個奮斗過程,真是充滿酸甜苦辣。
               “那幾年,除了做實驗還是做實驗,根本無法統計到底做了多少。再加上由于是新的領域,新的項目,了解的人很少,資金短缺一直是個難題??偸茄芯恳欢螘r間后,購買原材料的錢就又沒了。也多虧我的一些比較了解這個項目的朋友,多次伸出援手,幫助我們渡過難關。那真是最難的幾年。”說起那段艱難歲月,看著他身后的團隊成員,畢玉遂哽咽了,“我的團隊,我的學生,從二十多歲的小伙子到今天成為兩個孩子的父親,他們都為這個項目貢獻了自己的青春……”
               就這樣,在困難中掙扎,在掙扎中堅持。到2010年,畢玉遂團隊終于獲得了關鍵數據,理論和合成技術上取得了重要進展,合成出了最初期的化學發泡劑產品。
               “我們每天都進行無數次實驗,僅僅從2011年到現在,就至少有12萬次。實驗發泡出來的泡沫每天有好幾麻袋,我們固定投放到一個垃圾投放點??墒桥菽w積大,占空又多,給學校的清潔工人增加了工作量。長此以往,工人們就對我們有意見了。”畢玉遂笑著說。
               “每天除了研究外,我們連吃飯、睡覺想的都是怎么破解難題。” 畢玉遂教授的學生、研發團隊成員魏偉對記者說,他2009年進入畢教授的團隊,“那時,老師還是滿頭烏發??涩F在,已經全白了。一年365天,除了出差和大年初一那天,老師都在實驗室工作。這八年的嘔心瀝血消耗了老師太多心力,我是眼見著老師的頭發從全黑變為全白……”說起項目的研發過程,魏偉忍不住哽咽。
          “這些年,他們文章不多,專利不多,就是為了保護這個真實的成果,非常不容易。”山理工科技處處長陳志偉說。

        解決世界性難題,十四年終成一劍

               在畢玉遂團隊“聚氨酯新型化學發泡劑”誕生之前,國內外都沒有開發出生產及使用過程中不涉及氯氟元素的發泡劑,突破這一技術是擺在世界各國化學家面前的重大難題。
               十四年的努力與堅持,畢玉遂團隊終于攻克重重難關,成功研發出了無氯氟聚氨酯化學發泡劑。
               “這是目前除水以外,唯一能反應產生二氧化碳氣體的有機化合物,不僅綠色環保,而且成本更低。”畢玉遂說,2010年,初期化學發泡劑研發成功后,項目就被一家國際著名化學公司知悉。之后通過中介公司,與對方開展了保密合作。2011年3月,在華東理工大學做了第三方驗證和系列實驗,取得了比較滿意的數據。此后,項目受到了多家國際著名公司的關注,團隊也逐漸展開了與各公司的保密合作。
          2013年,“聚氨酯新型化學發泡劑”在北京通過了山東省科技廳的技術鑒定,正式對外公布。該發泡劑的應用可徹底淘汰氯氟烴和氫氟碳物質,保護臭氧層,降低碳排放,為人類生存發展提供綠色環境。
          2016年,中國石化聯合會會長李勇武到淄博對項目進行調研時評價說:“你們解決了一個世界性難題。”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家也確認:“無氯氟聚氨酯化學發泡劑是一個革命性的、顛覆性的發明,是重大技術創新和技術發明。”同年6月,項目申報了4項國家發明專利和1項國際專利。
               統計數據顯示,2014年全球聚氨酯硬質泡沫材料需求量為570萬噸,預計2014-2020年將以4.5%的復合年增長率上漲。聚氨酯發泡劑作為聚氨酯硬質泡沫材料重要生產原料之一將擁有巨大的市場需求。未來幾年,聚氨酯發泡劑的用量將達60萬噸。
               近水樓臺,這樣一個革命性的、顛覆性的發明,一項解決世界性難題、擁有如此大體量市場需求的成果,最終,被位于淄博本地的補天新材料技術有限公司以5億元的價格,大手筆買走了20年的許可使用權。目前,補天公司正規劃建設年產10萬噸聚氨酯化學發泡劑項目,通過實施產業化培育我國聚氨酯化學發泡劑科研開發生產基地。
               “一個成果好不好,最終還是要市場主體、企業、用戶說了算,他們擁有最大的話語權。”4月10日,科技部調研組到山理工就畢玉遂團隊項目成果轉化情況進行調研時,政策法規與監督司副司長張炳清說,“關于這個成果,畢教授的哽咽、當地政府的支持、企業的態度,給了我最好的答案!”
        (記者 劉梅梅)

        大波妺av影院

      2. <noscript id="up22c"><code id="up22c"></code></noscript>
        <code id="up22c"></code><ins id="up22c"><video id="up22c"></video></ins>
        <tr id="up22c"><small id="up22c"><acronym id="up22c"></acronym></small></tr>

          <tr id="up22c"></tr>

          <ins id="up22c"></ins>
          <output id="up22c"></output>